刘惟诚:马哈迪访华后的马中关系

刘惟诚:马哈迪访华后的马中关系
区域焦点 马来西亚期望联盟执政满100天,国内言论忙着对新政府评分、进行各种形象民调,但这对世界社会,特别是我国来说并不重要,由于其时马国第七任辅弼马哈迪正在我国官式拜访。虽然这次是 区域焦点马来西亚期望联盟执政满100天,国内言论忙着对新政府评分、进行各种形象民调,但这对世界社会,特别是我国来说并不重要,由于其时马国第七任辅弼马哈迪正在我国官式拜访。虽然这次是马国新政府首领初次访华,但马哈迪并不是第一次以辅弼身份访华。他在1981年至2003年任相期间,就现已有过七次访华的经历,是与北京往来最频密的马国政治首领之一,对中南海很是了解,既是我国交际语境上的“老朋友”,更是“老对手”,天然更值得重视。再者,马哈迪这次第八度访华,是带着三项争议去的。其一,以马哈迪为首的希盟政府在执政之初,先与美国和日本频密互动,乃至挑选日本为初次出访的国家,打破近15年来,历任辅弼都圈定我国为初次出访的非亚细安国家的常规。我国作为马国最大的交易同伴,却被马哈迪政府晾在一旁,让中南海情何以堪。其二,马哈迪在野时已炮打中资,入主布城后对“一带一路”虽没什么定见,但高调反省中资,前政府谈妥的数项工程说停就停,弃中南海的体面于不管,令北京政府十分为难。其三,马哈迪此行出访我国,既非新政府的礼貌拜见,也非调查或促进爱情的作业拜访,而是发动本钱商洽,期望可以取得北京的赞同,减低叫停中资工程的违约金和债款规划。意图虽然显着,但间接地向“一带一路”挥了一巴掌。这些由马哈迪促进的三大议题,令我国对马哈迪此次访华的心境五味杂陈。这让中媒大举炒作,觉得中南海在故意冷待马哈迪,对包含六位马国部长在内的代表团发挥下马威。以马哈迪早前对我国所发挥的强硬姿势,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虽然马哈迪已不止一次表达他期望马中联系能更上一层的主意,但毕竟让中南海丢了三次体面,所以总得扳回一城。虽然中南海有意冷待马哈迪,但我国毕竟是泱泱大国,并且还与美国打着交易战,慢待国宾必将引起论题,除了会被欧美嘲笑,马国受气后还会倾向欧美。因而,北京的大棒就变得不能这么显着,除了只能在交际礼仪上“忽略”少量,也只能尽量在商洽上“不上心”。中南海知道,作为交际内行,马哈迪是可以发觉这些细节的,因而马哈迪访华前,以及抵达杭州之后,对华姿势就变得平缓,虽然准则和情绪仍在,但已对吉祥宝腾、数码自贸区、第三国产车等议题调低姿势;当然,这也换来第三国产车出资、增购油棕等许诺,以及为日后不温不火的马中联系定下基调,算是守住了这个老朋友,虽然马国言论对此有褒贬参半的反响。虽然如此,马国言论仍然对马哈迪在访华完毕前的一刻,举行记者会宣告正式喊停东海岸铁路和油气管道等三项中资工程而感到震慑。马哈迪也未清晰标明我国是否乐意放松违约补偿,只漠然说“我国不想马来西亚破产”,而我国也火速宣布简略声明表明了解。这项信息被西方媒体视为马哈迪愤而倒向欧美,但种种痕迹显现,我国对马哈迪的这项决定是知情且默许的,只不过两边在违约补偿商洽方面未有突破性发展,中南海应该暂时只开了绿灯,让希盟政府“迟点”还。明显,我国在此次马哈迪访华进程对债款所展示的的情绪是,视希盟政府日后的对华情绪,若“越来越严密”则有得商议,由于北京了解马哈迪二度任相的时刻不会太长,关于任何有关“一带一路”战略出资的变数仍然存在,加上现在世界局势对我国晦气,所以两边维持现状是为最好的挑选。因而,马哈迪这次访华的效果虽然没有很丰盛,但最起码两边都取得“维持现状”的最大担保,也让马哈迪可以借我国来制衡欧美,持续发挥得心应手的“马哈迪式交际”。作者是马来西亚时势评论员 拉曼大学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新闻与政治学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